清水模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清水模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骆建华减排难度高于美国但并非不可为

发布时间:2021-01-21 15:49:17 阅读: 来源:清水模板厂家

骆建华:减排难度高于美国 但并非不可为

年以来,全国大范围、长时段的雾霾天气,引起社会广泛关注。治理雾霾,削减PM2.5,成为近一段时期环境保护的中心工作。  近期,国务院出台了治理大气污染“国十条”,明确了本届政府治理大气污染的目标和任务。  “大气污染问题是长期积累形成的,治理好大气污染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需要付出长期艰苦不懈的努力。”7月24日,中国环保产业高峰论坛召开之际,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秘书长骆建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做好今后五年大气污染防治工作的同时,也要立足长远,谋划未来。  环境商会刚刚完成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降低PM2.5浓度,其前提是必须削减形成PM2.5的主要污染物排放量,即削减PM2.5的主要气态前体物二氧化硫(SO2)、氮氧化物(NOx)、氨氮(NH3)和挥发性有机物(VOCs)的排放。  而要实现2030年全国主要城市PM2.5浓度达到国家空气质量二级标准,即PM2.5浓度达到35微克/立方米,必须在2010年的基础上,用20年时间将全国SO2、NOx排放量削减1000万吨,同时相应削减NH3和VOCs排放量,使其排放量接近或达到环境容量,从而从根本上消除形成PM2.5的排放源。  “这是治理雾霾的治本之策。”骆建华说。  减排难度高于美国,但并非不可为  这样一个减排任务能否完成?  骆建华对记者说,1990~2010年,美国SO2排放量从2308万吨下降到758万吨,削减率达到67%;NOx排放量从2553万吨下降到1472万吨,削减率达到42%。  由此可见,美国用20年时间削减SO2、NOx排放量超过了1000万吨,从而使PM10和PM2.5浓度大幅度下降。PM10年均值由1990年的82微克/立方米下降到2010年的51微克/立方米,下降了37.8%;PM2.5年均值由2000年的13.62微克/立方米下降到2010年9.99微克/立方米,下降了26.5%。  “但问题是,美国过去20年与中国未来20年经济社会发展方面有着显著差别。”骆建华分析说,首先是发展水平不同,1990年美国人均GDP超过23000国际元,已是高收入国家;而目前中国人均GDP仅为9000国际元,刚进入上中等收入国家。  其次,发展阶段不同。1990~2010年美国已处于后工业化社会;而未来20年,中国仍处于工业化、城镇化进程中,发展的任务还十分繁重。此外,中美两国不同的发展阶段决定了不一样的产业结构,过去20年美国第三产业比重达到70%以上,而中国目前第三产业比重只有43%。未来20年内,中国有可能出现钢铁、水泥等“双高”产品的峰值点,但第三产业比重难有大幅度提高。  而更重要的一点是,中美两国能源消费结构有很大的不同。美国能源消费以油气为主,其煤炭消费量在历史上从未超过10亿吨,对环境影响相对较轻;而中国能源消费长期以来以煤为主,目前消费量已达到35亿吨。  “即使未来20年煤炭消费量不再增长,新增能源消费需求以油气和可再生能源来填补,但35亿吨煤炭消费所带来的环境影响仍不可小觑。”骆建华认为,中美两国发展水平的差异性,决定了未来20年中国SO2、NOx减排的难度要比美国大得多。  “但难度大并不等于不可为,如果政策得当,措施得力,这个减排任务也是有可能完成和实现的。”骆建华表示,关键是未来的政策措施必须依靠综合手段,以环境优先为原则,大力调整能源、电力、工业、汽车等发展战略,确保减排任务的完成和环境治理目标的实现。  能源政策核心是控制煤炭消费总量  骆建华说,SO2、NOx减排基本策略是,控制增量,消化存量。要控制增量就必须调整能源消费结构,控制煤炭消费总量,未来20年将其控制在2010年35亿吨消费水平上,同时新增能源需求,主要依靠石油、天然气和可再生能源来填补。这是SO2、NOx减排的关键所在。  那么,未来能源消费需求增长趋势如何呢?骆建华说,这主要取决于两个因素,一是经济增长速度,二是能源消费弹性系数。  环境商会选取2010~2030年中国经济年均增速6.8%预判,并设定未来20年中国能源弹性系数为0.5,即能源消费年均增长3.4%。据此,测算出中国2020年能源消费需求46亿吨标煤,2030年62亿吨标煤。  骆建华说,接下来问题自然是,这样一个规模的能源需求如何来满足?一种选择是,保持现有的能源消费结构不变,即2020年和2030年能源消费构成中,煤炭仍然保持2010年68%的消费比重,这就意味着2020年煤炭消费将增长至44亿吨,2030年增至59亿吨。  那么,即使煤炭使用过程中SO2去除率由目前66%提高到70%或75%,2020年的SO2排放量也将比2010年增长23%,2030年增长37%。与此同时,NOx排放量2020将相应增长32%,2030年增长67%。这就意味着,到2030年,我国空气质量不仅不会改善,而且还会进一步恶化,这显然与目标相悖。  另一种选择是,保持现有的煤炭消费总量不变,未来新增能源需求基本上依靠石油、天然气和可再生能源来填补。如果煤炭消费总量控制在35亿吨,那么到2020年,煤炭占能源消费比重就由目前的68%下降至55%,到2030年进一步下降至40%。假设今后20年石油在能源消费比重中保持20%。水电、核电、风电等可再生能源消费比重提高到25%。  这样,天然气消费比重就须由2010年的4.4%,提高到2020年的10%,2030年的15%。天然气消费量就由目前的1500亿立方米左右,增加到2020年的3500亿立方米,2030年的7000亿立方米。  骆建华认为,我国能源消费结构今后十几年必须做大的调整,将煤炭消费总量控制在35亿吨左右,同时大力开发非常规天然气,特别是致密气的开发力度,进一步加快天然气进口步伐,大规模开展天然气勘探、开采、输送和利用等方面的基础设施建设。  骆建华说,今后20年,如果水电在电力消费构成中保持18%的比重不变,这就意味着,到2020年核电和风电在电力消费中的比重,必须从目前的2.8%提高到10%,到2030年则进一步提高到21%。而相应的火电消费比重则从目前的80%左右,下降到2020年72%,并进一步下降到2030年的61%。这就要求今后20年,中国超常规发展核电和风电。  工业减排政策核心是运用价格等杠杆  环境商会的研究结果显示,在工业领域,消化存量主要依靠三个手段:  淘汰落后产能,腾出环境容量。骆建华说,根据大气污染防治“国十条”,2014年之前,提前淘汰小火电2000万千瓦、炼铁产能4800万吨、炼钢产能4800万吨、水泥产能3.7亿吨、焦炭产能4200万吨。粗略估算,可削减SO2排放量120万吨,NOx排放量60万吨。  “我们建议出台排放补偿政策,进一步推进落后产能淘汰进度。”骆建华解释说,这项政策的具体涵义是,对于空气质量未达标地区,按照双倍补偿原则,即新上项目形成的污染物新增量与通过淘汰落后产能而削减的污染物排放量,按照1:2的比例给予补偿。而对于空气质量达标地区,则按照等量补偿原则,即污染物新增量与既有污染源削减量按照1:1的比例给予补偿。  加严排放标准,升级改造治理设施。骆建华说,目前,一些行业的排放标准正在修订和收紧。如火电排放新标将烟尘限值由此前50毫克/立方米修订为30毫克/立方米,并规定在一些重污染地区实行特别排放限值20毫克/立方米。同时,火电排放新标将SO2排放限值由此前的400毫克/立方米修订为200毫克/立方米,新建电厂收紧至100毫克/立方米,并规定在一些重污染地区实行特别排放限值50毫克/立方米。  “我们建议在2015年之前,火电脱硫设施安装率由目前的90%提高到100%,在2017年之前,火电脱硝设施安装率由目前的30%提高到100%。”骆建华说。  环境商会的测算显示,如果火电行业SO2去除率由目前的74.5%提高到2020年的80%,则可削减SO2排放量170万吨;NOx去除率由目前的6.5%提高到2020年的50%,则可削减NOx排放量500万吨。  骆建华建议,国家应尽快完善脱硫脱硝电价政策。“建议尽快出台0.2分/千瓦/时除尘电价政策,并进一步调整脱硫脱硝电价政策,将脱硝电价调整至1.0分/千瓦/时,使电价补贴与污染治理成本相符。”骆建华说,国家还应加快开征二氧化硫税和氮氧化物税,其税率应略高于治理成本,建议SO2和NOx税率定为2元/kg较为适宜。  对于机动车减排问题,骆建华认为,“汽车政策的核心是5年内淘汰黄标车”。他解释说,在目前9200万辆汽车中,黄标车约有1520万辆,占汽车保有量的16.4%。其排放的污染物一氧化碳(CO)占汽车排放量的55.9%,碳氢化合物(HC)占汽车排放的60.4%,NOx占汽车排放的63.7%,PM占汽车排放的86.6%。单辆黄标车CO、HC、NOx、PM分别是国Ⅳ汽车的22倍、28倍、51倍和177倍。  “可见,黄标车是汽车尾气污染的‘元凶’。”骆建华认为,当务之急是要在2018年前将其全部淘汰,目前全国每年仅淘汰38万辆,速度太慢。应抓紧建立黄标车淘汰补偿机制,每辆黄标车补偿1~2万元,筹集1500亿元~3000亿元,每年淘汰300万辆,力争用5年的时间全部淘汰黄标车。这样可减排CO排放量1560万吨,HC排放量200万吨,NOx排放量360万吨,PM排放量50万吨。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